【bouly短篇集】【作者:bouly】   乱伦小说 
字数:6831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目录、
一、        妹妹的下面好臭
二、        妈妈发情了
三、        弟妹激凸了
四、        妹妹跟我的饶舌争霸战
五、        新来的小七女孩
六、        姐姐在客厅剪脚趾甲
七、        洗澡时妹妹闯进来拉屎
八、        大嫂不让我跟侄女一起洗澡

             一、妹妹的下面好臭

  一月了,天气很冷,家里门窗都关得紧紧的

  出了房间,我依稀闻到一股臭味。担心是瓦斯漏气,结果循味找去,竟发现是妹妹的胯下传来的臭味。

  「妹,你下面好臭!」我捂着鼻子说。

  「你才臭咧,滚开!」妹妹将双腿死命并拢,不料一并之下,将空气排出,连妹妹也清清清楚楚闻到了。

  「咳咳咳……」

  我看着被呛得咳嗽不止的妹妹,心里疼惜,赶紧脱下自己的裤子,将胯间凑向妹妹道:「快快!过来呼吸新鲜的。」

  妹妹将脸埋入,深吸了两口气,抬头道:「对不起,哥,那你怎么办?」
  「我没关系,你那边靠过来,我尽量把味道吸走,把家里空气过滤一下。」
  妹妹感动地含着眼泪,和我呈69式躺在沙发上。

  我虽然看不到她的脸,但隐约能听到她嘤嘤的啜泣声,心下不禁感慨:「妹妹终究是懂事的,知道还是哥哥好。」

  夜深了,气温愈来愈冷,窗子依然紧闭,但在我的默默努力下,家里的空气变得愈来愈清新。

              二、妈妈发情了

  晚上回到家,发现妈妈房里传来吚吚喔喔的声音,进去一看,竟见她全身光溜溜的在自慰。

  我本想悄悄退出装作没看到,却被妈妈喊住。

  「小志,你都看到了?」老妈双手抱胸,却掩不住丰满的乳房,而下身交错的腿根处,光滑平坦,并无半分杂毛,隐约有股淫糜的气味。

  「妈,你别介意,我长大了,知道这是很正常的事。」我舔了一下嘴角,唾沫不知怎地汩汩泌出。

  「你会不会瞧不起妈妈?」母亲走过来,轻轻吻着我脸,却没注意胸前的几朵蓓蕾,已然春光外泄。

  我咕哝一声:「怎么会呢,妈,您继续吧,我先出去了。」

  回到房里,脑海里都是母亲挥之不去的倩影。我情不自禁,无法自拔,掏出与年龄等长的鸡巴,开始打手枪。

  突然碰的一声,老妈竟赤裸着身子冲了进来,对着我的懒叫一阵狂吸猛舔。
  我惊道:「妈,你这是在干麻?」

  老妈回复理智,哀怨道:「对不起,小志,你会不会觉得妈很下贱?」
  我亲吻着她的小嘴,道:「妈,怎么会呢,你是我最爱的妈妈呀。」

  妈妈也伸出舌头,与我纠缠互舔。之后,我开心地与她尽诉情衷。

  良久,门外进来一人,那高大的身材,使我不得不仰头视之。

  「我回来了,你们在干什么?」那高大的人影步步进逼,却是一个女子的声音。

  「汪汪。」我与妈妈同声答道。

              三、弟妹激凸了

  最近弟妹来家里。

  大概是夏天热的关系,顶着一对大胸脯也不穿内衣,

  在25度的冷气吹拂下,激凸愈来愈明显。

  对面坐着自己的公公婆婆,虽然俩人没说什么,

  但我可以打包票,爸妈的脑海里装的一定都是弟妹的奶子,就像我一样。
  想到这里我就生气,我爸妈都是很古板的人,

  弟妹这样子公然激凸,实在太没礼貌,太忤逆爸妈了。

  趁爸妈去准备晚餐的时候,我就故意挺起裤档,向弟妹示意我也激凸了。
  很容意弟妹便注意到,急忙羞地转头去看电视。

  我在猜她一定也觉得我很没礼貌吧。

  没想到弟妹竟没丝毫悔悟,故意在我面前叠起脚跷坐着,那短短的丝裙底下,白肉屁股都露出大半截了。

  我没想到弟妹竟然如此叛逆,敢跟我对着干。

  我只好暗示她说:「小慧,你的裙子这么短,会不会着凉啊?」

  弟妹道:「大哥,你怎么看电视看到我裙子这了?」

  我说:「谁让你的腿那么白那么显眼嘛,等一下在爸妈面前可不能这么坐啊。」
  弟妹道:「好嘛,大哥你别看了,看得我怪难受的。」

  我说:「那你还不坐好?」

  弟妹笑道:「人家这样坐舒服嘛。」

  我说:「你不怕大哥看光光啊?」

  弟妹道:「我不怕啊,倒是大哥你好色喔,没看过女人这样穿啊?」

  我说:「看是常常看过的,但看你的感觉又不一样了。」

  弟妹问:「怎么不一样了?不都是女人吗?」

  我说:「小慧啊,你是装呢还是傻呢,难道不知道自己的腿有多好看?」
  弟妹咯咯笑着,在我的裤档上摸了一把,说道:「我去帮忙摆碗筷了。」
  看着弟妹摇曳远去的身影,我摇摇头,年轻人的观念真是不一样了。

           四、妹妹跟我的饶舌争霸战

       最近妹妹在跟风看「中国有Hip-Hop」

  被我呛了一句:「垃圾节目你也看,那些人根本不懂Hip- Hop。」
  想不到妹妹气得要跟我RapBattle。

  「YO YO YO YO 我叫你YO 你就举手!」

  「中国嘻哈 正在萌芽 一句垃圾 就想抹煞?」

  「嘻哈没有标准 嘻哈不分口吻 不要以为你懂嘻哈 你不过是在喇叭。」
  我冷笑道:「你这是什么小学生嘻哈?笑掉我的毛,让你见识一下正统的嘻哈Battle是什么。」

  「YO YO YO YO 这位朋友 先别举手。」

  「嘻哈精神 无所不能 敢说敢唱 心底渴望。」

  「你是我的妹妹 我想操你妹妹 别用那种眼光看我 这是最真诚的我。」
  妹妹听得脸红极了,唱道:

  「你是我的哥哥 不能这么胎割 嘻哈应该正向 带来良好影响 你再胡说八道 我要跟妈报告。」

  我道:

  「嘻哈就是要真 不枉这个人生 哥哥妹妹做爱 没人能够阻碍 哥哥懒较好硬 只求妹妹答应。」

  妹妹又羞又急,盯着我的下面,知道我说的都是真的。

  也正因为我的RapBattle如此真诚恳切,妹妹脑海里再也挤不出一滴词彙反驳,只能低头认输。

  我让妹妹关了那垃圾节目,点开水管上RichChigga的频道,打算让妹妹学习。

  「哥……先别看了,我……答应。」妹妹细如蚊声道。

  我奇道:「答应什么?」

  妹妹将头埋进我的胸膛,柔声道:「答应跟你做爱啦!」

  我惊道:「那只是Battle而已,不是说真的。」

  妹妹抬头望着我,美目生波,脣如染樱,幽幽道:「难道哥哥的嘻哈是只敢说不敢做?」

  我无语了,想不到被妹妹反将一军,沉默良久才道:

  「妹妹的眼光 含情脉脉 哥哥的嘻哈 敢说敢做。」

  我将妹妹扶起来,随着音乐律动,脱去了彼此的束缚。

  妹妹羞怯地握住我的懒较,接着唱道:

  「哥哥的鸡巴 又大又烫 妹妹的心头 小鹿撞撞。」

  所以后来我和妹妹报名了中国有嘻哈第二季。

             五、新来的小七女孩

  刚刚去楼下小七买东西,那店员是新来的很可爱的女孩子。

  而最近天气诡异地热,那女孩不知有意无意,制服的拉炼开得很低,内里是一件白色的圆领衫。

  看她蹲在一旁补饮料时,能从宽松的领口望见两坨白晰的乳房,被膝盖顶得膨膨的。

  只盯了两眼,我便有所克制,转头去挑货架上的木瓜牛乳。

  这一抬头,却瞧到另一边站着一个猥琐男子,竟毫不客气地猛窥小七女孩的胸部。

  暗骂一声操后,我也不点破,只若无其事蹲在那女孩身旁,悄声道:

  「美眉,你胸部走光了,拉炼拉好。」

  那女孩奇怪道:「什么?」

  我比了比拉拉炼的动作,道:「走光了,拉炼拉好。」

  那女孩这才听懂,小脸蛋变得红润可爱极了,她放下货篮,双手向我的牛仔裤裆伸来。

  我当场楞了,原来我石门水库也没关好,被她咻的一声拉上了。

  我茫茫然对她说:「谢谢。」

  那女孩害羞道:「别客气。」

  我尴尬地想闪人,但来而不往非礼也,於是也帮那女孩拉好制服的拉炼。
  女孩惊讶道:「啊……谢谢,可是……我有点热。」

  我只好硬着头皮再帮她拉下来:「这样可以吗?」

  女孩点点头,嗯了一声:「谢谢你,小志。」

  我惊奇道:「你怎么知道我名字?」

  女孩深情款款地望着我,说道:「十五年前,有一个小男孩,上完厕所没拉拉炼,被一个小女孩发现了。」

  我不敢置信,却接着她的话道:「那小女孩也像今天这样,好心想帮小男孩拉上拉炼。」

  小七女孩接着道:「可小男孩不但不领情,还打了小女孩一巴掌,害她回家哭了好久,好久。」

  我眼中泛泪,摸摸小七女孩的脸颊道:「对不起,打疼你了吗?」

  小七女孩摇摇头,笑道:「早就不疼啦,只是你那天为什么要打我?」
  我陷入回忆,缓缓道:「你那天拉炼夹到我鸡鸡了。」

  一旁的猥琐男道:「干拎娘靠杯喔?」

            六、姐姐在客厅剪脚趾甲

  刚刚大姐洗完澡,围了件浴巾就出来,一只美腿儿跷在几上剪脚趾甲。
  我有点洁癖症,一看就生气道:「你好歹垫张纸吧,趾甲乱飞怎么办?」
  大姐却道:「放心,我技术很好的。」

  我不相信,便走过去蹲在那儿检查。

  没想到大姐误会我想偷看她浴巾底下的风光,尖叫道:「小色鬼,想干麻?」便一脚朝我踹过来。

  那脚踹得不急,多半是警告意味,於是我轻轻松松伸手接住大姐的脚底板,往旁边一甩。

  这一甩之下,原本看不到的,反而被我看得清清楚楚了。

  大姐双手掩着浴巾下摆,红着脸娇斥:「你还真来啊,看够了没?」

  我辩解道:「我可没看到,你别诬赖好人。」

  大姐不信,便问:「真没瞧见?」

  我喷了喷鼻息:「真没,要是看见什么,我早去洗眼睛了。」

  大姐哼了一声,挪了一个角度,避开我的视线,又将脚跷在几上剪趾甲。
  我暗骂一声:「没水准。」便向后坐倒,却忍不住又瞧了她的美腿两眼,还伸手在裤裆上扶了扶。

  「操!」大姐又踢来一脚,那脚根磕在我的大腿上,疼极了。

  我急忙抱住她腿,叫道:「干啥呀?我又没惹你。」

  大姐叫道:「你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在乔鸡鸡,你是不是勃起了?」

  我也生气了:「我抓鸡鸡不行喔?我鸡鸡痒不行喔?你神经病?」

  大姐扭了扭美腿,从我手中抽回去,那美腻的滋味舒服极了,真想叫她再多踢几脚。

  大姐垮着脸,手指着我裤裆,冷冷道:「都露出来了,还敢说谎?」

  我低头一看,原来适才那一摸,害得我鸡巴兴奋到极点,竟将裤头撑开,露出了半个龟头。

  饶是我坐怀不乱,处变不惊,沉声道:「你不要转移话题,现在是讨论你的脚趾甲乱丢的问题!」

  我手指桌上,大喝道:「你看看!」

  原来刚才的骚乱,使得桌上的指甲都被震到地下了。

  此我怒不可抑,扯住大姐胸口一把拎起,斥道:「我要处罚你!」

  大姐不干示弱,抓住我的鸡巴,美目圆睁,既恐怖又性感。如此近的距离,我都能吸闻到她鼻里香喷喷的怒气。

  僵持了一会儿,最终是我认输了。

  「姐,你抓小力点。」

  大姐松开我的鸡巴,口气放软道:「你也松手。」

  我岂能不松?

  大姐见我听话,冷哼一声,就要坐下。

  突然间她啊了一声,竟没坐下去,反向我扑来!

  我搂个正着,惊问道:「怎么啦?」

  大姐抬起脚底板看看,苦笑道:「好像踩到趾甲了。」

  我亦笑道:「你看吧。」

  大姐和我就这么搂着,用她那两条光滑丰满的大腿,夹住我的鸡巴,一动也不动,就怕再踩着趾甲了。

           七、洗澡时妹妹闯进来拉屎

  刚刚洗澡洗到一半,妹妹敲门说要拉屎,被我拒绝后,竟二话不说闯进来脱了内裤就上。

  我羞愤极了,自读大学后,就没再让人看过我的裸体,如今竟被妹妹看个精光,传出去还得了。

  妹妹倒是无所谓的样子,瞅见我扭捏的模样,嗤笑了一声,便专心改她的大便。

  我厉声道:「小君,你这成什么体统,就不能忍一忍吗?」

  妹妹眼观鼻,手托腮,平静道:「要不是急了,你以为我想啊?」

  好傢伙,倒还委曲你了?

  我不堪受辱,便管不了那许多,朝着妹妹扬起懒较,假意在清洗包皮。
  (呵呵,没看过男生洗包皮吧,得这样翻开来洗,手指头要伸进去刮一刮,学问可大了。)

  妹妹不了解我的用意,反而对我吐了一口唾沫,鄙夷道:「噁心。」

  我回击道:「你才噁,大便噗噗噗的,害不害臊啊?」

  妹妹似乎被我戳到痛处,胀红了小脸不说话,尔后竟啜泣起来。

  我心里惊慌,忙问:「怎么哭啦?你哥我就是口没遮栏的,你别跟哥一般见识啊。」

  妹妹吸吸鼻涕,抽噎道:「你以为我喜欢在你面前大便啊,你以为我没羞耻心啊,你就取笑我吧,反正我这辈子完了。」

  我闻言大惊,赶紧走过去蹲在妹妹身边,拍拍她的大腿安慰道:

  「是哥哥嘴贱,狗嘴吐不出象牙。你瞧我呀,看见你进来拉屎,心里明明欢喜的不得了,偏偏要说那相反的话来气你,你别难过了,拉屎怎么不好了?以后别人再敢笑话你,瞧我不揍死他。」

  妹妹这才破涕为笑道:「说什么呀,要不是知道是你,我也不会进来拉屎了,你以为我随便跟什么人面前都拉的吗,你把我当什么人了?」

  「唉呀,哥又说错话了,该打,该打。」说罢便拎起妹妹的小手在自个儿脸颊上轻打了几下。

  啪啪啪的声响在浴室里回荡。妹妹心有灵犀,也在此刻拉了一泡屎,噗噗噗的节拍与巴掌声琴瑟并鸣,好不优雅。

  之后我回去继续沖澡,妹妹也心情愉快地继续拉屎。

  待妹妹拉好后,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然后竟将雪白的屁股对着我的方向抹起屎来。

  我既受竉若惊,又深感宽慰,知道妹妹对我是更加敬重了。

  於是走了过去,主动帮妹妹掰开臀瓣。

  妹妹羞红了脸,细声问道:「哥,你干麻呢?」

  我柔声回答:「别用纸擦了,哥帮你用水沖,比较乾净。」

  妹妹点点头,两只手扶在马桶上,双腿张得开开的,等待着我的帮助。
  望着妹妹娇嫩可口的美臀,我咽了咽口水,将莲蓬头移近,强忍着亲吻的冲动,五指并拢,望妹妹股间深幽处轻轻掠过。

  那滑顺的触感上,有着炙热的温度,竟比喷洒而来的热水还要烫手。

  「啊……」妹妹微微颤了一下身子,叫唤道:「哥,你的手好烫。」

  究竟是妹妹的身子烫,还是我的手烫?我胡思乱想着,不禁痴了。

          八、大嫂不让我跟侄女一起洗澡

  过年这几天,大概因为我常常陪侄女玩的关系,小一的侄女黏我黏的不得了。
  像昨天吃完晚饭,大哥大嫂都要出门,侄女却偏偏要跟我留在家里玩。那小性子使起来,八个人都抬不动。

  所以,后来家里就剩我、侄女、爸跟妈呆着。

  玩闹了好一会儿,俩人都汗流夹背。

  侄女说想洗澡,要我帮她洗。

  这帽子给我戴的,都把我乐得上天了。

  长这么大,我还是头一回跟女生洗澡呢。正窃喜间,老爸却说话了。

  「小志,你跟孩子一起洗像什么话?萱萱,爷爷跟你洗好不好?」

  「不要,我要跟叔叔洗。」

  我永远忘不了当下老爸那个怨毒的眼神,好像我睡了他老婆一样。

  於是乎,我跟小萱萱一起洗澡了。

  小萱萱的个头很小,身子骨瘦瘦巴巴的,要不是没个把儿,其实跟小男孩也没啥两样。

  但世界上,哪有这么可爱的男孩子呢?

  我迫不及待地脱光衣物,试了试水温刚好,便往萱萱身上沖去。

  「哈……哈……叔叔……毛巾,毛巾!」

  小萱萱踮起小脚丫子,也不管谁的毛巾挂在那儿,一把拽下来猛擦着脸。
  呵呵,原来小萱萱这么怕水啊。我不禁起了捉弄的心思,有一拨没一拨地往她头水淋水。

  「哈……叔叔不要……哈哈……毛巾!」

  逗了她一阵子,我於心不忍,方才认真地洗起澡。

  不多时,外边似乎传来大嫂的喊声,我知道大哥嫂嫂他们回来了,却不知发生何事,便侧耳细听。

  只听大嫂尖声道:「谁让萱萱跟人一块洗澡的?谁说可以的?」

  大哥道:「这么大声干麻?发什么神经?」

  大嫂叫道:「萱萱都几岁了,还让人帮她洗?我不管,萱萱!给我马上出来。」
  接着门上传来急促的拍击声,吓了我跟萱萱一大跳。

  大哥的声音也在门外左近:「你有病是吧?洗都洗了,不会等他们洗完喔?」
  我知道事情大条了,赶紧道:「快洗好了,我们马上出去。」

  不料萱萱却道:「爸鼻,我还要跟叔叔泡澡,」

  阿娘喂,若是一分钟前,听到这话我是欢喜都来不及。但现在?我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  突然浴室门「嗙」地一声被打开了。

  大嫂气势汹汹走进来,面如死灰,看都不看我一眼,一把将萱萱抱起,向外走去。

  门外大哥喝道:「你干麻?沫子都没洗掉呢,你神经啊你!」

  大嫂只冷冷道:「等下我会帮她洗。」便听房门碰的一声响了,显是进了房间。

  「你看看,我就说不要让孩子跟小志洗澡,这下出大事了吧。」因为浴室的门还开着,老爸的声音很清楚地从客厅传来。

  老哥走过来,一脸窝囊地对我说:「小志,你嫂子就那德性,其实没恶意啊,你别放心上。她呀,也不让我跟孩子洗,唉。」便关上门走了。

  幸好后来也没怎么样,大嫂像个没事人,对我的态度没什么变,也仍旧放着我和孩子一块玩。

  只是我自己一看见大嫂,心里就忍不住抖得慌。

  某次我抱着小萱萱问这档事。小萱萱说:「妈咪没生气呀。」

  我问:「那天你妈咪有没有说我什么?」

  小萱萱晃着小脑袋想了半天:「没什么呀。」

  我又问:「那你有没有跟你妈咪说什么?」

  小萱萱笑道:「我有说,叔叔的小鸡鸡好大,比爸鼻还大。」

  我差点靠了一声,忙问:「那你妈说什么?」

  小萱萱道:「妈咪叫我不要乱讲话,只有大一点点而已。」

  听到这里,我脑中一团混乱,大嫂究竟是什么意思?是怎么看待我的?
  我不禁放下怀里的萱萱,悄悄走进大嫂的房间。

  阴暗的卧房里,床上躺着人。我默默地看着,几经挣扎,欲进还退,终究是掏出自己的鸡巴, 走了过去。

  「是谁?你怎么进来了……啊……你想干麻?」

  「哥,我想量量看谁的鸡巴大。」

  「才不要!」

  「那算了。」

  为什么大嫂和孩子的的见识会不一样呢?这个问题,看来是得不到答案了。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